跳到主要內容

南美印加文明我來了,策劃一場離家最遠的旅行!

來場冒險的旅行吧!濕熱的夏季台灣午后,酷熱難耐,背景的電視聲正演著寶傑詢問馬丘比丘的劇情(參考寶傑影片),這熟悉的聲音,陪多少台灣人渡過漫漫無聊的時光。

多虧了寶傑與皓平提升了「印加文明」在台灣的媒體聲量及知名度,讓我們也注意到這個蒙著神秘面紗的地方。上網查了一下,那是個距離台灣一萬九千公里的國度,一萬九千公里有多遠?如果一天花六小時走,需要26個月;如果每天開車8小時則要耗費40天;若搭飛機,則需要在機艙內坐好、坐滿整整20個小時。

雖然寶傑影片裡的資訊並不完全正確,正面來看卻也帶給大家對印加文明的許多想像。大家無聊就加減看當消遣,如果很忙就不用花時間了。簡而言之,這次的旅行就是想親眼看看世界新七大奇蹟之一的「馬丘比丘」,也想去看看玻利維亞的天空之鏡—「烏尤尼鹽沼」。

馬丘比丘的所在地—秘魯,以及這次想去的烏尤尼鹽沼,都剛好是在臺灣的對蹠點附近。所謂「對蹠點」,也有人說是「對蹠地」,英文是antipodes,就是從臺灣往地下挖,穿過地心後從地球另一面探出來的位置,也是在地球表面上距離台灣最遙遠的位置。而這個最遙遠有多遠?東京距離台灣約2100公里,英國倫敦距離台灣約9800公里,美國西岸的洛山磯約距離台灣10900公里,美國東岸紐約距離台灣12500公里,南非開普敦則距離台灣12600公里。而即便是南極中心,也大約只距離台灣12000~13000公里左右之譜。


而位於南美的秘魯,距離台灣18000公里;玻利維亞,則距離台灣19000公里,幾乎可以說是離台灣最遙遠的國度。如果哪天能到那裡去走走看看,豈不成全了一場離家最遠的旅行?於是乎,開始著手準備與規畫。

想拜訪南美洲的國家,手續有點繁雜,要確認其風土民情,還要考慮當地的治安及交通等各面向,畢竟南美的多數國家並不發達,基礎建設落後,因此交通仍很仰賴私人運具,旅館的設備多數也可能並不完善,住宿與交通方面得花多點心思規畫。簽證的部分,秘魯給予免簽證的待遇,正好免去一些麻煩;但玻利維亞目前則是給予落地簽。在2015年我們前往的時候,還沒有給予落地簽的待遇,仍須至玻國駐外使館辦理。這可麻煩了,因為玻國沒有駐台灣的使館或代表處,當時前往時是到玻利維亞駐秘魯的大使館辦理的。此外有關衛生方面,秘魯及玻利維亞都是黃熱病、A型肝炎的疫區,出發前須至醫院施打疫苗。黃熱病病毒藉由蚊蟲叮咬傳播,A型肝炎病毒則是透過污染的水或器皿傳播,兩者都是易於傳染的疾病,不可不慎。

還在猶豫要不要去的當下,就被如數佳真拖去施打疫苗,以增加信心與決心!


施打的是上圖的黃熱病疫苗及下圖的A肝疫苗。


打完黃熱病疫苗後,還要索取一張施打證明。因為這次的目的國家為控制黃熱病的疫情,要求所有入境旅客都必須施打過疫苗,這張黃色小卡就是告知對方政府施主您已經打過疫苗的證明,記得帶這張卡片才能順利入境哦!

而疫苗也不是馬上打就馬上生效,得要提前幾周去打,在您到達該國之前就疫苗生效後才有保護效果,而且這樣您也才能被允許入境。而A型肝炎疫苗,則是疾管局建議國人至當地前先施打的,非當地政府之要求,因此記錄也就沒有列在這張黃色接種證明卡上了。


話鋒一轉,我們身已在洛山磯國際機場,在這漫長地等待轉機前往這次旅程的第一個目的地,秘魯首都—利馬。

在美國轉機,行李不能直掛,必須先入境,領出行李,再重新做一次安檢、出境。在搭乘十二小時的航班從桃園抵達美國西岸後,還需在此辦理繁複的出入境手續,雖然很麻煩且疲憊,但想到旅行的目的地,還是忍不住期待。

跑完所有手續後,正在洛山磯國際機場的候機室等待轉乘往秘魯首都利馬的航班。距離航班的登機時間還有六個小時。旅行的意義是什麼呢,我在心裡滴咕,下午三點到達機場,轉機則是晚上十一點。夜裡的機場燈火熠熠,手中拿著前往秘魯的單程票,臉上滿是倦容。

枯等航班的同時,想到才剛從飛了十二小時的機艙離開,又要再進到機艙搭八個小時的飛機,差點沒崩潰。不過,這就是離家最遠旅程所必定付出的代價。

這次的南美之旅,我們將前往秘魯(Peru)—馬丘比丘(Machu Picchu)、庫斯科(Cusco)、的的喀喀湖(Titicaca)以及日島(Isla del Sol)、月島(Isla de la Luna),玻利維亞(Bolivia)的拉巴斯(La Paz),以及有名的天空之鏡—烏尤尼鹽湖(Uyuni)。

旅途當中會發生什麼有趣的故事?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未完待續...

留言

閱讀其他文章

統領百貨重新開幕,各樓層專櫃品牌整理

統領百貨是桃園在地的老牌本土百貨,在民國70幾年即開始營業,全盛時期時,台北東區甚至有一間台北分店。但隨著國外廠牌等各大百貨公司陸續引進成立,在市場激烈競爭下,最後只剩桃園一間統領百貨持續營業。

時事評論:我們能接受核能發電的負面影響嗎?

有關十二月中旬的公投議案,其中一項是「您是否同意核四啟封商轉發電?」先不論核四是否蓋在「斷層線」上,或是核四工程品質是否優良或是否一直無法通過原能會的安全檢查,在媒體上看見支持核能發電的理由,大概有幾種論調,首先是核電是成熟的發電技術,安全無虞;還有一些則認為歷史上核災事故皆肇因於「政治因素」而非工程缺陷;更有些輿論認為反核者在散佈恐懼等。           過去核電被視為潔淨能源之一,可能它是現階段是除燃燒化石燃料以外,唯一可以穩定大量發電的技術,且發電過程不會產生二氧化碳,對於減低碳排放有直接的益處。目前的綠能發電如太陽能、風能、水力等,仍有其不穩定性,尤其對天候狀況敏感度太高,無法作為電網的基載電源。若基載電源不倚靠核能發電,依目前技術,仍要倚靠火力發電支援(如:燃煤發電、燃氣發電、燃油發電等技術),但這麼一來又會造成溫室氣體排放。          既然核能發電可靠、高效,且具有減碳的益處, 那又為何要反對核能發電呢?以下有四個理由: 一、核能發電成本被低估           台灣地狹人稠,核廢料最終處置場地點選擇困難,雖然核廢料儲存廠有完善的安控措施,科學與工程上也能保證不會有幅射外洩,但現階段沒有任何縣市鄉鎮願意與核廢料為鄰。可能導致核廢料最終要運往國外處理,核廢料最終處置造成的支出其實也相對增加了核電廠的營運成本。           福島核災後大面積的土地受放射線污染,處置費用換算已高達新臺幣六兆元以上,超高額的災後復原費用也應計入成本,如逐年編列風險準備金。若計入風險準備金,則目前核能發電成本已被低估。 二、核分裂反應具有不穩定特性           目前技術可達的核能發電為核分裂技術,靠核分裂產生中子,中子又衝撞其他原子所產生的連鎖反應的巨大能量來發電。控制核分裂反應速度讓它不致於失控,主要是靠插入反應堆中,可以吸收中子的控制棒。所以我們必須不停監控反應堆的狀態,決定要插入多少控制棒,插入太多控制棒會造成核分裂反應停止,插入太少又會造成反應爐失控爆炸。           又核分裂反應時,要透過水來帶走反應爐的熱能,透過沸騰的水蒸氣推動氣輪機發電。這個時候如果進入反應爐的水太少,也會造成反應爐爐心熔毀爆炸。           由此可見核能發電非常需要精密控制,只要有一個環節異常都可能產生嚴重連鎖反應導致反應爐失控熔毀爆炸。 三、核放射線污

搭乘Inka Express從庫斯科到普諾,秘魯國道PE-3S沿路玩

隔天一早,搭上Inka Express的遊覽車從庫斯科(Cusco)前往普諾(Puno)。我們選擇搭乘 Inka Express 的理由很簡單,因庫斯科到普諾距離約四百公里,搭車大概要6~7個小時,Inka Express有隨車導遊,除會停留延路上的景點外,還會對當地風土民情做簡單介紹,到景點下車走走參觀,除了有減輕疲勞的優點外,亦增添旅途的趣味。而位置寬、坐椅舒適也是其優點。

嘉義大學動物試驗場嚕牛去—吃冰看牛樂趣多

大家好,打給賀,胎嘎賀。不知道大家今年的中秋節有沒有烤肉? 或是趁著連假拜訪親友呢?小妹我身為嘉義人,趁著中秋連假,帶了老公回娘家走走。就在吃飽午飯,窮極無聊之際,決定來個微旅行—嘉義大學動物試驗場2小時遊。

台灣僅存的日本神社—桃園神社

西元1937年,中國(中華民國)政府正式對日發動戰爭,後於1945年同美國、英國向日本發出波茨坦宣言並重申開羅宣言,命日本無條件投降。盟軍的最高統帥麥克阿瑟,依美國總統杜魯門指示發布《一般命令第一號》,要求日軍向代表同盟國的將領投降,同時授權蔣介石委員長在中國、臺灣和越南北部接受日軍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