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秘魯利馬(Lima)舊城區—南美之旅第一站

這次南美之旅的第一站是秘魯的首都—利馬(Lima)。飛機即將降落豪爾赫.查韋斯國際機場時,往窗外看去,見到大片低矮的房舍與蕭條的景象,是此次旅行的第一個震憾。因為搭了很久的飛機,打算在利馬休息一晚,養足精神後隔天再起程前往庫斯科(Cusco)。

辦完入境手續,恰好看見一場歡迎儀式,似乎在迎接或歡送紐西蘭的政府官員,載歌載舞的樣子給我們留下秘魯的好印象,就好似也在歡迎我們的到來。


因班機抵達的時間是早上,有一整天的時間可以逛逛,於是下禢在機場旁的Costa del Sol Wyndham Lima Aeropuerto旅館,放好行李稍做準備後就在機場欄計程車前往利馬的舊城區。

利馬的大眾運輸一點都不便利,機場對外沒有公車,也沒有地鐵,也沒有輕軌,除非自行開車,否則就只能用走的或是叫計程車。而且,計程車也沒有政府統一的跳錶系統,只能漫天喊價,對觀光客來說一點保障或收費基準都沒有,真是不可靠。如果運氣好,遇到老實的司機,就會被收取合理的費用;但假使運氣不好,又沒有先查好價位,加上不會喊價,遇到貪財的司機,那只有被坑錢的份了。




第一次在利馬搭計程車,司機說五十元秘魯索爾,可以載我們往返舊城區,於是我們答應了。由於大眾運輸的缺乏,基礎建設也不充足,利馬市民的移動極度仰賴私人運具,道路壅塞是家常便飯,計程車以疾速穿梭過壅擠混亂的街區後,抵達了利馬的武器廣場。


因為來到文化陌生的地方,加上窮人不少,得隨時保持警覺以防被偷或搶。來到這兒的感覺是,每個路人的眼神和肢體語言都很陌生,比如你會發現路人瞪大眼看著你,你會猜不透他的意思是什麼。是我臉上有髒東西嗎?或是他們覺得我的膚色及穿著怪異?或覺得拍照不禮貌或受侵犯?或僅是希望我購買一些商品?


街上的攤販賣著特別的食品,一邊賣著一邊看著報紙,食物的顏色鮮豔多彩,在文化衝擊仍難以消化的狀況下,還是沒能鼓起勇氣上前買一包試試。



南美洲多國曾被西班牙殖民,除了語言仍使用西班牙語外,建築物也充滿著西班牙風情。黃色、藍色、綠色、粉紅,強對比的顏色,顯示出活潑與樂天的性格。路人偶有穿西裝與打領帶的,多數則是穿著輕便休閒。


建築物的門則相當巨大,賣零食飲料的小販從「大門」裡躲在「小門」後面販售,與街上的行人映對射特殊的風情。


利馬舊城區的道路,與台灣相似的是都有「破損」的人行道與坑坑洞洞的馬路。😅


車輛的顏色與款式都相當陳舊,聽說有許多都是日本淘汰的舊車,被進口到秘魯使用。


上了年紀的巴士,猜測應該有四十年歷史。


路街上很多這種漆成五顏六色的黃包車,


古色古香的西班牙式建築。正讚嘆建築悠美,正要往前走去的同時,忽然被迎面而來的路人叫住,以嚴肅的口氣俸勸我們不要再往前走,他說前面很危險。感謝這位路人先生的勸告,我們也不疑有他,隨即掉頭返回。


回頭後的街角,遇見了一對騎車的夫妻嗎,或是兄妹?載著一整車的鳳梨,開心的對我們笑了,表情好像在述說著被我拍到很不好意思,或是對於豐收的喜悅與滿足,或是都有。讓我們感受這個國家輕鬆愉快的一面。




路上偶爾也可看到混亂忘憂的髒亂,也可看到袒兄露乳的赤裸男子。


嘟嘟車,在世界各地經濟較不發達地區都很常見,秘魯也不例外。搭嘟嘟車的價格一般都比計程車便宜,但是在泰國例外。


路上隨處可見嘟嘟車穿梭在車陣之間。


這座利馬市區旁的小山,說小也不小,大概有海拔七百公尺高,山腰上據說住了貧民窟的人們,聽說山頂可眺望全市的風景。利馬市中心的海邊住了一些有錢人,蓋了許多奢華氣派的豪宅,而市區的邊緣,則是住了為了生活不得已的窮人,反映出這個社會現實的一面。


利馬舊城區的遊覽行程,就在太陽西下過程中落幕。


還好載我們過來舊城區的司機沒有放我們鴿子,來回的錢都給他了,沒有落跑,看來他是位老實的人。只是,回程的路,怎麼跟來的時候不太一樣?計程車司機竟然繞路載我們去加油了。仔細一看,這不是加油站耶,是加氣站,原來在秘魯,瓦斯車是很普遍的呀!


南美之旅未完待續...

留言

閱讀其他文章

仙台市區逛街與青葉山公園散策

伊達政宗於西元1600年擴建千代城,成為仙台城,現今則是日本東北地方最大的都市,也是宮城縣的縣治。仙台距離東京都約350公里,搭新幹線約90分鐘可抵達,臺灣也有直飛仙台的航班,交通尚是便捷。

嘉義大學動物試驗場嚕牛去—吃冰看牛樂趣多

大家好,打給賀,胎嘎賀。不知道大家今年的中秋節有沒有烤肉? 或是趁著連假拜訪親友呢?小妹我身為嘉義人,趁著中秋連假,帶了老公回娘家走走。就在吃飽午飯,窮極無聊之際,決定來個微旅行—嘉義大學動物試驗場2小時遊。

奧入瀨溪流之秋日尋訪

旅行是暫離塵囂煩憂,尋找新鮮事物,或是暫時忘卻苦悶生活的一種方式,也可以是尋找靈感、探尋自我、享受孤獨的機會。在旅途中發現不同文化的生活模式與自身文化的差異,在腦中刺激出不同的想法的同時,這種新鮮感、衝擊感,成為旅途最主要的樂趣。


緯度愈高的地方,四季對周遭景色感染愈是明顯,身在台灣,如果想看紅黃楓葉,大多要往山裡去,而且因為台灣林相多為常綠樹種,若想看到一整片金黃,大概都要到國外。為了要體驗中緯度國家的楓紅,特地在2017年秋前往日本東北地方,體驗一大片的金黃。

這次賞楓之旅,規畫搭乘新幹線到達青森,再自行開車前往奧入瀨溪流。半路上,看著窗外光禿禿的樹枝,雖然只剩枯枝,卻也流露出一種壯闊之美,在一邊欣賞美景的同時,卻也一邊擔心,紅葉都落得差不多了嗎 😱😱😱

又往前走了幾公里,轉了幾個彎後,才終於見到這次旅途的主角─「紅葉」!
在日本,說賞「紅葉」而非賞「楓葉」,因為不僅楓樹的葉子在秋天會由綠轉黃、轉紅,其他如:銀杏、楊樹、法國梧桐、榆樹、櫸木、樺樹等等的也會。當清晨的氣溫下降到攝氏7度以下,或者日夜溫差達攝氏15度以上,葉子就會開始轉黃變色,再過約莫兩個星期的時間,紅葉顏色會達到最好看的程度─也就是所謂的「見頃」時刻。

不誨言,因天氣變化莫測,要緊抓準旅途中各景點的紅葉見頃狀態是非常困難的,有時還是得碰碰運氣。一般而言,日本東北紅葉是北早於南,西早於東,海拔高的地方天氣較冷也會紅得比較快,行前每周必定都要到網站上確認紅葉預測值有無提早或延後,真是越看越期待😵

建議大家,行前多準備幾個海拔、南北、向背陽面等地理位置不同的紅葉名所,這樣一來,如果遇到提早或延後見頃的狀況,也才能有個即時應變。畢竟一趟這麼遠,還是須多做準備以避免遺憾。

▲徜徉在紅葉之海(青森國道103號線周邊)。
10月24日,十和田湖周遭隨處可見紅葉在陽光照射下變幻萬千的景象。十和田湖周邊的紅葉在正常狀況下大都在每年的10月20日左右見頃,而十和田湖又是個火口湖,周邊山上因海拔較高的關係紅得比較早,如:酸湯溫泉周邊、蔦沼等地,大概會提早幾天;而奧入瀨溪流附近則可能是谷地之故,較為溫暖,見頃時間會晚幾天。楓葉最美好的時候總是難以捉摸,倏忽即逝。或許難以看到最美好的時刻,但拍照時則是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雖然周邊的樹都落葉了,還是可以驚喜的看到角落某一棵,樹上還有一兩片紅葉隨風飄搖,看起來好像…

秋之十和田湖—開車環湖賞紅葉

沿著奧入瀨的上游尋訪,來到了此程的第二個目的地—十和田湖。
日本東的北秋天,隨處可見黃澄澄的芒草、枯枝以及變成黃紅色的葉子,景色特別富有層次感。早晨起床,看著窗外的蕭瑟景象,和著寒冷空氣和廣闊的藍天,可謂「秋高氣爽」!

十和田湖是火口湖,火口湖顧名思義是因火山噴發,噴口凹陷處所形成的湖泊。十和田湖底下的這座火山,稱「十和田火山」,曾在西元915年噴發過,目前仍被判定為「活火山」。因富有地熱,湖岸設有數間溫泉飯店,喜歡泡湯的朋友可千萬別錯過了。

▲十和田湖旁紅葉已見頃

今日猶然記得,溯奧入瀨而上,第一次看見十和田湖的感受。寬闊的湖面搭配著湖畔的紅黃相間的紅葉,間或一點微風吹落的紅葉,明明坐在遠遠的車裡,卻彷彿聽到了落葉落進水裡的聲音,如此的安靜、和諧。於是,打開了車窗,感受冷冽的風,耳邊的聲音從潺潺的溪流聲變成了安靜,靜到似乎可以聽到風的聲音。


▲十和田湖畔紅葉氣象萬千


隨意找了一處停下車,是中山半島,十和田神社周邊,停車場旁邊就是商店街,也是十和田湖的遊船搭乘處。湖畔有座詩人雕刻家「高村光太郎」生前最後之作─「乙女の像」,亦是著名的十和田湖的代表標誌。
帶著探險的心情挑了路旁一條小道,順著蜿蜒的小路,每一步踏著落葉,窸窣之聲響徹整個林道,真怕驚擾誰。帶著敬畏大自然的心,順著台階,不遠處即是十和田神社。山有靈,水有靈,萬物有靈,於是,渺小的人類,敬畏這一切神靈吧!

▲靜謐的十和田神社

循著環湖公路繼續前進,前方紅葉展望真是令人讚歎與驚豔,尤其是車開過當下同時有紅葉飄落,簡直是童話故事般的夢幻場景。
下方影片是開車行經十和田湖環湖道路的路程景。

▲十和田環湖行車路程景—前面展望

前行不久後隨即抵達「滝ノ沢展望台」,展望台故名思義是眺望遠景的觀景台,也是地形相較周遭較高之地點。環十和田湖周邊有許多展望台,此滝ノ沢展望台相較於其他展望台來說,景色並不美,視野多被樹枝樹木擋住。因此不待久留,立刻起身出發往下一個展望台前進!

▲滝ノ沢展望台

以順時針方向環湖,爾後抵達了紫明亭展望台。紫明亭展望台與発荷峠展望台相距不遠,海拔約600公尺,景色展望還不錯,発荷峠展望台亦設有小店與廁所,可供遊客避風雨及休息。這邊的紅葉呈現咖啡色,已不見紅黃鮮嫩刺眼姿態,看來此地的紅葉皆已接近尾聲。

▲紫明亭展望台

最後,我們抵達了御鼻部山展望台,此處是十和田湖周邊最高的展望台,海拔為1000公尺,…

松島海岸遊覽之海風好大 (五大堂、圓通院、瑞巖寺)

日本三景之一的松島,位在宮城縣松島灣的海邊,由仙台駅搭乘JR仙石線前往松島海岸駅車程約40分鐘。松島灣內約有二百六十幾個大小島嶼,這些島嶼上多有黑松、紅松生長,因而得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