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台灣僅存的日本神社—桃園神社

西元1937年,中國(中華民國)政府正式對日發動戰爭,後於1945年同美國、英國向日本發出波茨坦宣言並重申開羅宣言,命日本無條件投降。盟軍的最高統帥麥克阿瑟,依美國總統杜魯門指示發布《一般命令第一號》,要求日軍向代表同盟國的將領投降,同時授權蔣介石委員長在中國、臺灣和越南北部接受日軍投降。

終於在普諾民宿近距離看到安地斯山脈的羊駝了!

抵達普諾後,我們下榻在位在普諾市區旁邊山坡上的民宿—Mirador del Titikaka,這家民宿如同其名,視野極佳,可以從遠處眺望湖景。恰好這家民宿的主人也飼養羊駝,讓我們可以好好來個親密接觸一下啊!據維基百科記載,全市界90%以上的羊駝生活在南美洲的祕魯、智利的高原上,這幾天我們多見到羊駝們在遠處吃草,都還沒有機會親密接觸呢!

[食記] 鶯歌。穎村食光—簡單的滿足

週末假期與友人在鶯歌車站附近巷裡的在地小店小聚。餐館的名子是「穎村食光」,在鶯歌文化路217巷子內。店名取名「食光」,讓人聯想到日本電影「小森食光」裡與自然連結的場景,以及所提及取自自家栽種食材與烹調,這些元素都有著和諧溫暖的感受。

到八斗子看海

帶著相機,到八斗子看海。火車停在浪濤拍打的海岸,柴油煙味襲來,我循著岸邊走,見著一間咖啡店。海邊的咖啡店裡燈光昏暗,大概還沒開始營業,探頭進去問,老闆也沒多說什麼,隨即就把門口的小折移開,把燈光點亮,就像在歡迎我們就座。

搭乘Inka Express從庫斯科到普諾,秘魯國道PE-3S沿路玩

隔天一早,搭上Inka Express的遊覽車從庫斯科(Cusco)前往普諾(Puno)。我們選擇搭乘Inka Express的理由很簡單,因庫斯科到普諾距離約四百公里,搭車大概要6~7個小時,Inka Express有隨車導遊,除會停留延路上的景點外,還會對當地風土民情做簡單介紹,到景點下車走走參觀,除了有減輕疲勞的優點外,亦增添旅途的趣味。而位置寬、坐椅舒適也是其優點。

夜之庫斯科有種寧靜的神秘感—從薩克塞華曼(Sacsayhuamán)走回市區的路上

薩克塞華曼是庫斯科城周邊的建築遺跡,據說是Killke文化在西元1100年左右建造,與奧揚泰坦博一樣,有著切割工整完美嵌合的古牆。該處位在庫斯科市旁的小丘上,從市中心武器廣場步行約半小時可抵達,或是搭計程車五到十分鐘,在今天午飯結束之際,成為我們下午散步地點之首選。此處除了看遺蹟外,也可在此眺望庫斯科市景,可達性之高,加上視野之好,成為觀光客必來的小景點。

馬丘比丘—到遙遠國度造訪世界級遺跡

在奧揚泰坦博告別一日團的車輛後,隨意在奧揚泰坦博車站近郊走走,順道找家餐廳吃吃晚餐,在這裡跟大家分享我最常點的秘魯料理—雞湯麵或烤雞,為什麼呢?

週日下午什麼也不做,看著平原上的稻穗被風吹

十月初,二期稻作進入黃熟期,台灣西部平原的稻田逐漸由綠轉成金黃,再約莫兩週的時間,稻子就可以收成了。這時的氣溫也逐漸轉涼,雖然白天還是達到三十幾度,但空氣的濕度已不如酷暑時的厚重,乾燥涼爽的北方空氣讓人感到一絲的涼意,尤期在傍晚更能明顯感受「秋意」。今天下午到鄉下看看稻田,來個逆光拍攝,東北風、夕陽與稻穗,順便記錄秋天的台灣農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