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農場到餐桌—從採收咖啡果到桌上香濃熱咖啡的過程分享

小弟是田橋仔富二代,家裡有一大塊土地閒著,想說不如來種咖啡樹,順便顧用一些咖啡農來幫我照顧(以上純屬幻想)。今年年初,家裡的咖啡樹開了一些白花,生了一些咖啡果。在幾個月後,夏末秋初的現在,咖啡果逐漸轉紅,在陽光照耀下顯得很醒目可口,可以採收了!用喜悅心情迎接這個收穫的時刻。


既然都種了咖啡樹,也結了咖啡果,咖啡果也已然成熟,如果不把咖啡果製成咖啡豆,再磨成粉,泡成一杯香濃咖啡,豈不太糟踏老天爺的恩賜?任憑其爛掉、乾掉、消逝,根本算是報殄天物吧。

於是乎,開始上網搜尋咖啡豆處理方法,有了點概念之後,就抱持著姑且一試,就算有九成的失敗機率也不心疼的豁達心情,很隨意嘗試一下。

第一步:將已經變紅的咖啡果從咖啡樹上採下來。



第二步:將皮剝開,如下圖,裡面會有兩個豆瓣(也就是常看見咖啡豆的樣子),將豆瓣收集起來洗淨。




第三步:這裡聽說有三種方法,一種是水洗法,另一種是日曬法,第三種是蜜處理法。我們採用的是水洗法。將咖啡豆瓣泡水一到兩天,因發酵作用效果之下可去除豆瓣上的果膠。泡水的咖啡果瓣有些會浮在水面上,多為空心或品質不良的果瓣,須挑掉以免影響成品的整體品質。



第四步:將去除果膠後的咖啡豆,在太陽底下日曬烘乾。下圖為曬乾後的咖啡果。



第五步:曬乾咖啡豆表面有層硬殼,將其剝除,若難以剝除就拿硬物敲一兩下,殼就會裂開方便剝除。下圖是剝完殼的咖啡豆,這個步驟的狀態就是市面上常見的咖啡生豆!




第六步:用烘豆機把咖啡豆烘烤到適當的火候,比如淺培、中培或深培。因為小弟不是專業的咖啡農,沒有烘豆機,就用鍋子乾炒。其實也不會太困難,基本上就像在炒花生一樣。只是要注意一下火侯,不要像我一樣一不小心就把豆子弄成法式或義式烘培豆了。


跟一般市售咖啡豆(下圖右)比較起來,真的非常的不均勻且醜陋。😆


第七步:用磨豆機,將烘培後的磨豆機磨成咖啡粉。磨成粉狀以後,就可以開始沖熱水、泡咖啡了!


第八步:沖下95度C熱開水,完成了一杯香濃?的熱咖啡。


色澤還算是有模有樣的呢,味道如何?來試喝看看吧。

醇度:★★★☆☆
酸度:★☆☆☆☆
苦味:★★★☆☆
甘度:★★★★☆
香氣:★☆☆☆☆

真是一款頗弱的咖啡呢,哈哈哈。而且怎麼會有苦瓜的味道?我記得咖啡三十六味裡沒有苦瓜味呀! 僅管不是很好喝,不過有機會能從種植、採收、處理、烘培、研磨、手沖經手所有步驟,成就一杯熱騰騰的咖啡,真是非常難得且有趣的體驗,歡迎有志的大家一同嘗試喔!😍

留言

閱讀其他文章

統領百貨重新開幕,各樓層專櫃品牌整理

統領百貨是桃園在地的老牌本土百貨,在民國70幾年即開始營業,全盛時期時,台北東區甚至有一間台北分店。但隨著國外廠牌等各大百貨公司陸續引進成立,在市場激烈競爭下,最後只剩桃園一間統領百貨持續營業。

時事評論:我們能接受核能發電的負面影響嗎?

有關十二月中旬的公投議案,其中一項是「您是否同意核四啟封商轉發電?」先不論核四是否蓋在「斷層線」上,或是核四工程品質是否優良或是否一直無法通過原能會的安全檢查,在媒體上看見支持核能發電的理由,大概有幾種論調,首先是核電是成熟的發電技術,安全無虞;還有一些則認為歷史上核災事故皆肇因於「政治因素」而非工程缺陷;更有些輿論認為反核者在散佈恐懼等。           過去核電被視為潔淨能源之一,可能它是現階段是除燃燒化石燃料以外,唯一可以穩定大量發電的技術,且發電過程不會產生二氧化碳,對於減低碳排放有直接的益處。目前的綠能發電如太陽能、風能、水力等,仍有其不穩定性,尤其對天候狀況敏感度太高,無法作為電網的基載電源。若基載電源不倚靠核能發電,依目前技術,仍要倚靠火力發電支援(如:燃煤發電、燃氣發電、燃油發電等技術),但這麼一來又會造成溫室氣體排放。          既然核能發電可靠、高效,且具有減碳的益處, 那又為何要反對核能發電呢?以下有四個理由: 一、核能發電成本被低估           台灣地狹人稠,核廢料最終處置場地點選擇困難,雖然核廢料儲存廠有完善的安控措施,科學與工程上也能保證不會有幅射外洩,但現階段沒有任何縣市鄉鎮願意與核廢料為鄰。可能導致核廢料最終要運往國外處理,核廢料最終處置造成的支出其實也相對增加了核電廠的營運成本。           福島核災後大面積的土地受放射線污染,處置費用換算已高達新臺幣六兆元以上,超高額的災後復原費用也應計入成本,如逐年編列風險準備金。若計入風險準備金,則目前核能發電成本已被低估。 二、核分裂反應具有不穩定特性           目前技術可達的核能發電為核分裂技術,靠核分裂產生中子,中子又衝撞其他原子所產生的連鎖反應的巨大能量來發電。控制核分裂反應速度讓它不致於失控,主要是靠插入反應堆中,可以吸收中子的控制棒。所以我們必須不停監控反應堆的狀態,決定要插入多少控制棒,插入太多控制棒會造成核分裂反應停止,插入太少又會造成反應爐失控爆炸。           又核分裂反應時,要透過水來帶走反應爐的熱能,透過沸騰的水蒸氣推動氣輪機發電。這個時候如果進入反應爐的水太少,也會造成反應爐爐心熔毀爆炸。           由此可見核能發電非常需要精密控制,只要有一個環節異常都可能產生嚴重連鎖反應導致反應爐失控熔毀爆炸。 三、核放射線污

搭乘Inka Express從庫斯科到普諾,秘魯國道PE-3S沿路玩

隔天一早,搭上Inka Express的遊覽車從庫斯科(Cusco)前往普諾(Puno)。我們選擇搭乘 Inka Express 的理由很簡單,因庫斯科到普諾距離約四百公里,搭車大概要6~7個小時,Inka Express有隨車導遊,除會停留延路上的景點外,還會對當地風土民情做簡單介紹,到景點下車走走參觀,除了有減輕疲勞的優點外,亦增添旅途的趣味。而位置寬、坐椅舒適也是其優點。

嘉義大學動物試驗場嚕牛去—吃冰看牛樂趣多

大家好,打給賀,胎嘎賀。不知道大家今年的中秋節有沒有烤肉? 或是趁著連假拜訪親友呢?小妹我身為嘉義人,趁著中秋連假,帶了老公回娘家走走。就在吃飽午飯,窮極無聊之際,決定來個微旅行—嘉義大學動物試驗場2小時遊。

台灣僅存的日本神社—桃園神社

西元1937年,中國(中華民國)政府正式對日發動戰爭,後於1945年同美國、英國向日本發出波茨坦宣言並重申開羅宣言,命日本無條件投降。盟軍的最高統帥麥克阿瑟,依美國總統杜魯門指示發布《一般命令第一號》,要求日軍向代表同盟國的將領投降,同時授權蔣介石委員長在中國、臺灣和越南北部接受日軍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