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農場到餐桌—從採收咖啡果到桌上香濃熱咖啡的過程分享

小弟是田橋仔富二代,家裡有一大塊土地閒著,想說不如來種咖啡樹,順便顧用一些咖啡農來幫我照顧(以上純屬幻想)。今年年初,家裡的咖啡樹開了一些白花,生了一些咖啡果。在幾個月後,夏末秋初的現在,咖啡果逐漸轉紅,在陽光照耀下顯得很醒目可口,可以採收了!用喜悅心情迎接這個收穫的時刻。


既然都種了咖啡樹,也結了咖啡果,咖啡果也已然成熟,如果不把咖啡果製成咖啡豆,再磨成粉,泡成一杯香濃咖啡,豈不太糟踏老天爺的恩賜?任憑其爛掉、乾掉、消逝,根本算是報殄天物吧。

於是乎,開始上網搜尋咖啡豆處理方法,有了點概念之後,就抱持著姑且一試,就算有九成的失敗機率也不心疼的豁達心情,很隨意嘗試一下。

第一步:將已經變紅的咖啡果從咖啡樹上採下來。



第二步:將皮剝開,如下圖,裡面會有兩個豆瓣(也就是常看見咖啡豆的樣子),將豆瓣收集起來洗淨。




第三步:這裡聽說有三種方法,一種是水洗法,另一種是日曬法,第三種是蜜處理法。我們採用的是水洗法。將咖啡豆瓣泡水一到兩天,因發酵作用效果之下可去除豆瓣上的果膠。泡水的咖啡果瓣有些會浮在水面上,多為空心或品質不良的果瓣,須挑掉以免影響成品的整體品質。



第四步:將去除果膠後的咖啡豆,在太陽底下日曬烘乾。下圖為曬乾後的咖啡果。



第五步:曬乾咖啡豆表面有層硬殼,將其剝除,若難以剝除就拿硬物敲一兩下,殼就會裂開方便剝除。下圖是剝完殼的咖啡豆,這個步驟的狀態就是市面上常見的咖啡生豆!




第六步:用烘豆機把咖啡豆烘烤到適當的火候,比如淺培、中培或深培。因為小弟不是專業的咖啡農,沒有烘豆機,就用鍋子乾炒。其實也不會太困難,基本上就像在炒花生一樣。只是要注意一下火侯,不要像我一樣一不小心就把豆子弄成法式或義式烘培豆了。


跟一般市售咖啡豆(下圖右)比較起來,真的非常的不均勻且醜陋。😆


第七步:用磨豆機,將烘培後的磨豆機磨成咖啡粉。磨成粉狀以後,就可以開始沖熱水、泡咖啡了!


第八步:沖下95度C熱開水,完成了一杯香濃?的熱咖啡。


色澤還算是有模有樣的呢,味道如何?來試喝看看吧。

醇度:★★★☆☆
酸度:★☆☆☆☆
苦味:★★★☆☆
甘度:★★★★☆
香氣:★☆☆☆☆

真是一款頗弱的咖啡呢,哈哈哈。而且怎麼會有苦瓜的味道?我記得咖啡三十六味裡沒有苦瓜味呀! 僅管不是很好喝,不過有機會能從種植、採收、處理、烘培、研磨、手沖經手所有步驟,成就一杯熱騰騰的咖啡,真是非常難得且有趣的體驗,歡迎有志的大家一同嘗試喔!😍

留言

閱讀其他文章

統領百貨重新開幕,各樓層專櫃品牌整理

統領百貨是桃園在地的老牌本土百貨,在民國70幾年即開始營業,全盛時期時,台北東區甚至有一間台北分店。但隨著國外廠牌等各大百貨公司陸續引進成立,在市場激烈競爭下,最後只剩桃園一間統領百貨持續營業。

嘉義大學動物試驗場嚕牛去—吃冰看牛樂趣多

大家好,打給賀,胎嘎賀。不知道大家今年的中秋節有沒有烤肉? 或是趁著連假拜訪親友呢?小妹我身為嘉義人,趁著中秋連假,帶了老公回娘家走走。就在吃飽午飯,窮極無聊之際,決定來個微旅行—嘉義大學動物試驗場2小時遊。

仙台市區逛街與青葉山公園散策

伊達政宗於西元1600年擴建千代城,成為仙台城,現今則是日本東北地方最大的都市,也是宮城縣的縣治。仙台距離東京都約350公里,搭新幹線約90分鐘可抵達,臺灣也有直飛仙台的航班,交通尚是便捷。

秘魯利馬(Lima)舊城區—南美之旅第一站

這次南美之旅的第一站是秘魯的首都—利馬(Lima)。飛機即將降落豪爾赫.查韋斯國際機場時,往窗外看去,見到大片低矮的房舍與蕭條的景象,是此次旅行的第一個震憾。因為搭了很久的飛機,打算在利馬休息一晚,養足精神後隔天再起程前往庫斯科(Cusco)。

搭乘Inka Express從庫斯科到普諾,秘魯國道PE-3S沿路玩

隔天一早,搭上Inka Express的遊覽車從庫斯科(Cusco)前往普諾(Puno)。我們選擇搭乘Inka Express的理由很簡單,因庫斯科到普諾距離約四百公里,搭車大概要6~7個小時,Inka Express有隨車導遊,除會停留延路上的景點外,還會對當地風土民情做簡單介紹,到景點下車走走參觀,除了有減輕疲勞的優點外,亦增添旅途的趣味。而位置寬、坐椅舒適也是其優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