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聖谷(Sacred Valley)—烏魯班巴河谷,庫斯科近郊文化古蹟之旅

來到庫斯科的前一兩天因輕微的高山症,整個人都昏昏沉沉的。回顧三年前的照片,才感嘆,哇!風景可真是美,人在現場可也都還沒有這麼強烈的感受。可能是經過時間的催化,頭腦會自動去掉疾苦的那一些困難與不如意,只留下美好的那些種種吧!

剛到庫斯科那天的下午,我們在市區找了一家評價還不錯的旅行社,請他們包辦隔天城鎮周邊—有神聖之谷(Sacred Valley)之稱的烏魯班巴河谷(Urubamba Valley)的文化古蹟之旅。行程包含了皮薩克(Pisac)與奧揚泰坦博(Ollantaytambo)。隔天一早,在指定的時間前往旅行社預定的地點,搭乘遊覽車前往。車子出發後就開始一路爬坡,正好眺望了被早晨的陽光照著的庫斯科,好一幅溫暖與平和的景象。


車子繼續爬著陡坡,拿出手機用GPS定位目前的海拔高度,已經來到我畢生從未到達過的海拔—3741公尺,還比本國最高峰—玉山還低兩百公尺,哈!



半個小時候,抵達了今日的第一個景點。疑,這是哪?原來是購物休息站阿,台灣以前也都會有的那種載你路過下車尿尿購物的那種休息站。這裡的休息站還有人牽著羊駝跟人合照呢,照一次新台幣十元!


因為背景不好看,所以我們就沒有跟羊駝拍照了。這邊的休息站大多賣一些當地人的傳統服裝、首飾、原住民文化小物(印加人偶)等。車子繼續往前駛去,窗外的風景都是自然與平和之景,有山,有谷,有水,有田,有白雲,有藍天,還有那輕輕的微風。原來這就是「聖谷」呀!這神聖之谷是古老印加帝國最重要的玉米生產區。難怪車窗外的風景都是一片片的田。


頭頂一片白雲飄過,在谷地烙下一片移動中的對比色澤,與路邊隨風搖的草齊聲唱和!腦中響起一譜輕柔的鋼琴曲。

烏魯班巴河谷在陽光照耀下景色動人

還陶醉在鋼琴曲中意猶未盡之時,就到了郊遊的第一個景點—皮薩克(Pisac)。
入場後,路邊婦女著傳統服飾賣起手工藝品,如數佳真忍不住跟她買了一頂帽子。哇太陽真大,天氣真好,那山、那天,還有高山的強烈紫外線!😎


皮薩克、奧揚泰坦博與馬丘比丘都是印加文化的遺蹟,都是烏魯班巴河谷周邊的景點。從皮薩克循河谷往下游走約二十公里就是奧揚泰坦博,往下游走四十公里就是知名景點馬丘比丘。而烏魯班巴河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河流—亞馬遜河的上游支流。

皮薩克的梯田。印加原住民將山坡畫設約五公尺寬的梯田,搭配規畫優良的水利系統以種植作物。

如數佳真在古蹟旁,拿著剛剛買的帽子,來個極喜悅的pose!INKA!!


在古蹟的另一個角度,也可以擺出假裝憂鬱的姿勢!


這邊的建築物屋頂都已腐朽壞損,現今僅留存四周的牆面,顯示出其荒蕪、自然的樣貌。



在此景點停留一陣子,就驅車前往午餐。午餐過後,到達鼎鼎有名的奧揚泰坦博。從奧揚泰坦博觀賞聖谷—烏魯班巴河谷的V字型的峽谷,是個很工整的三角狀態。而左側山坡上有個顯眼的建築物,那個是採石場。

烏魯班巴河谷—聖谷的V形峽谷

奧揚泰坦博有面做工精細的巨石牆,這面牆所用的石頭據說來自對面山坡上的採石場。讓人驚訝在幾百年前的印加人,在工具與技術可能還不是這麼發達的狀況下,是如何運送,且堆砌出這麼一面平整、接合緊密精巧的石牆。


與石牆合照,由照片可知石塊的尺吋十分巨大。導遊在一旁說道,這面牆如何堆砌建立,仍然沒有確切的答案,會是過去曾有外星人提供協助嗎?


往東一望,烏魯班巴河谷在午後的陽光下,顯得十分鮮豔透澈。


朝西看,河谷種植了許多農作。再循河谷前行就是馬丘比丘。


烏魯班巴河谷農作富饒的景象

與聖谷合影留念。


奧揚泰坦博這邊也有印加文明常見的梯田,據說印加人會透過梯田高低落差的微氣候,種植不同的農作物以提高產量。

旅人在奧揚泰坦博的印加梯田邊,朝遠方吶喊

在一旁的山坡上,有座古老建築物的廢墟。因形狀獨特,特此拍照紀念。


在建築廢墟的「窗戶」,遼望聖谷。


行程結束後,原車的一日旅行團會回到庫斯科,而我們則請導遊讓我們在奧揚泰坦博火車站下車。那兒有Peru Rail從庫斯科開往熱水鎮的列車停靠,我們今晚將在此處上車前往熱水鎮—也就是馬丘比丘(Machu Picchu)山腳下住一晚,隔天再搭車上山參觀馬丘比丘。

未完待續...


留言

閱讀其他文章

仙台市區逛街與青葉山公園散策

伊達政宗於西元1600年擴建千代城,成為仙台城,現今則是日本東北地方最大的都市,也是宮城縣的縣治。仙台距離東京都約350公里,搭新幹線約90分鐘可抵達,臺灣也有直飛仙台的航班,交通尚是便捷。

奧入瀨溪流之秋日尋訪

旅行是暫離塵囂煩憂,尋找新鮮事物,或是暫時忘卻苦悶生活的一種方式,也可以是尋找靈感、探尋自我、享受孤獨的機會。在旅途中發現不同文化的生活模式與自身文化的差異,在腦中刺激出不同的想法的同時,這種新鮮感、衝擊感,成為旅途最主要的樂趣。


緯度愈高的地方,四季對周遭景色感染愈是明顯,身在台灣,如果想看紅黃楓葉,大多要往山裡去,而且因為台灣林相多為常綠樹種,若想看到一整片金黃,大概都要到國外。為了要體驗中緯度國家的楓紅,特地在2017年秋前往日本東北地方,體驗一大片的金黃。

這次賞楓之旅,規畫搭乘新幹線到達青森,再自行開車前往奧入瀨溪流。半路上,看著窗外光禿禿的樹枝,雖然只剩枯枝,卻也流露出一種壯闊之美,在一邊欣賞美景的同時,卻也一邊擔心,紅葉都落得差不多了嗎 😱😱😱

又往前走了幾公里,轉了幾個彎後,才終於見到這次旅途的主角─「紅葉」!
在日本,說賞「紅葉」而非賞「楓葉」,因為不僅楓樹的葉子在秋天會由綠轉黃、轉紅,其他如:銀杏、楊樹、法國梧桐、榆樹、櫸木、樺樹等等的也會。當清晨的氣溫下降到攝氏7度以下,或者日夜溫差達攝氏15度以上,葉子就會開始轉黃變色,再過約莫兩個星期的時間,紅葉顏色會達到最好看的程度─也就是所謂的「見頃」時刻。

不誨言,因天氣變化莫測,要緊抓準旅途中各景點的紅葉見頃狀態是非常困難的,有時還是得碰碰運氣。一般而言,日本東北紅葉是北早於南,西早於東,海拔高的地方天氣較冷也會紅得比較快,行前每周必定都要到網站上確認紅葉預測值有無提早或延後,真是越看越期待😵

建議大家,行前多準備幾個海拔、南北、向背陽面等地理位置不同的紅葉名所,這樣一來,如果遇到提早或延後見頃的狀況,也才能有個即時應變。畢竟一趟這麼遠,還是須多做準備以避免遺憾。

▲徜徉在紅葉之海(青森國道103號線周邊)。
10月24日,十和田湖周遭隨處可見紅葉在陽光照射下變幻萬千的景象。十和田湖周邊的紅葉在正常狀況下大都在每年的10月20日左右見頃,而十和田湖又是個火口湖,周邊山上因海拔較高的關係紅得比較早,如:酸湯溫泉周邊、蔦沼等地,大概會提早幾天;而奧入瀨溪流附近則可能是谷地之故,較為溫暖,見頃時間會晚幾天。楓葉最美好的時候總是難以捉摸,倏忽即逝。或許難以看到最美好的時刻,但拍照時則是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雖然周邊的樹都落葉了,還是可以驚喜的看到角落某一棵,樹上還有一兩片紅葉隨風飄搖,看起來好像…

統領百貨重新開幕,各樓層專櫃品牌整理

統領百貨是桃園在地的老牌本土百貨,在民國70幾年即開始營業,全盛時期時,台北東區甚至有一間台北分店。但隨著國外廠牌等各大百貨公司陸續引進成立,在市場激烈競爭下,最後只剩桃園一間統領百貨持續營業。

搭乘Inka Express從庫斯科到普諾,秘魯國道PE-3S沿路玩

隔天一早,搭上Inka Express的遊覽車從庫斯科(Cusco)前往普諾(Puno)。我們選擇搭乘Inka Express的理由很簡單,因庫斯科到普諾距離約四百公里,搭車大概要6~7個小時,Inka Express有隨車導遊,除會停留延路上的景點外,還會對當地風土民情做簡單介紹,到景點下車走走參觀,除了有減輕疲勞的優點外,亦增添旅途的趣味。而位置寬、坐椅舒適也是其優點。

秘魯庫斯科古城之旅,大啖古柯茶減輕高山症

庫斯科身為昔日印加帝國的首都,周遭圍繞著許多的印加歷史遺跡,到今日已轉變為旅遊重鎮,往來的旅客絡繹不絕,而所謂人潮就是錢潮,無國界的商人紛紛來此地開設旅館,此次考慮到旅行的舒適度及溝通語言(破英文總比聽不懂的西班牙文來的OK),通常在有選擇的情況下,我們都選擇歐美外資經營的旅館。